關於部落格
"三"分顏"色"開染"坊"
  • 3179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聊齋夜畫系列 第二彈 -梅女- 試閱

首先 我想....我以後應該不會在送印之前 說我們要出甚麼東西了吧...(跟小謝小范蹲在一起哭) 因為某些情況 勾魂少女也會換方式出...(遠方傳來盤瓠的哭泣聲) 不過既然都決定要出了 還是要做好介紹的工作 這次要出的是聊齋夜畫 第二彈 -梅女- 以下是聊齋的原文 給有時間的人看的 出自聊齋誌異 第七卷~梅女 封云亭,太行人。偶至郡,晝臥寓屋。時年少喪偶,岑寂之下,頗有所思。凝視間,見牆上有女子影,依稀如畫。念必意想所致。而久之不動,亦不滅,異之。起視轉真;再近之,儼然少女,容蹙舌伸,索環秀領。驚顧未已,冉冉欲下。知為縊鬼,然以白晝壯膽,不大畏怯。語曰:「娘子如有奇冤,小生可以極力。」影居然下,曰:「萍水之人,何敢遽以重務浼君子。但泉下槁骸,舌不得縮,索不得除,求斷屋梁而焚之,恩同山岳矣。」諾之,遂滅。呼主人來,問所見。主人言:「此十年前梅氏故宅,夜有小偷入室,為梅所執,送詣典史。典史受盜錢三百,誣其女與通,將拘審驗。女聞自經。後梅夫妻相繼卒,宅歸於余。客往往見怪異,而無術可以靖之。」封以鬼言告主人。計毀舍易楹,費不貲,故難之;封乃協力助作。既就而復居之。 梅女夜至,展謝已,喜氣充溢,姿態嫣然。封愛悅之,欲與為懽。瞞然而慚曰:「陰慘之氣,非但不為君利;若此之為,則生前之垢,西江不可濯矣。會合有時,今日尚未。」問:「何時?」但笑不言。封問:「飲乎?」答曰:「不飲。」封曰:「對佳人,悶眼相看,亦復何味?」女曰:「妾生平戲技,惟諳打馬。但兩人寥落,夜深又苦無局。今長夜莫遣,聊與君為交線之戲。」封從之。促膝戟指,翻變良久,封迷亂不知所從;女輒口道而頤指之,愈出愈幻,不窮於術。封笑曰:「此閨房之絕技也。」女曰:「此妾自悟,但有雙線,即可成文,人自不之察耳。」更闌頗怠,強使就寢,曰:「我陰人不寐,請自休。妾少解按摩之術,願盡技能,以侑清夢。」封從其請。女疊掌為之輕按,自頂及踵皆遍;手所經,骨若醉。既而握指細擂,如以團絮相觸狀,體暢舒不可言:擂至腰,口目皆慵;至股,則沉沉睡去矣。及醒,日已向午,覺骨節輕和,殊於往日。心益愛慕,繞屋而呼之,並無響應。 日夕,女始至。封曰:「卿居何所,使我呼欲遍?」曰:「鬼無常所,要在地下。」問:「地下有隙,可容身乎?」曰:「鬼不見地,猶魚不見水也。」封握腕曰:「使卿而活,當破產購致之。」女笑曰:「無須破產。」戲至半夜,封苦逼之。女曰:「君勿纏我。有浙娼愛卿者,新寓北鄰,頗極風致。明夕,招與俱來,聊以自代,若何?」封允之。 次夕,果與一少婦同至,年近三十已來,眉目流轉,隱含蕩意。三人狎坐,打馬為戲。局終,女起曰:「嘉會方殷,我且去。」封欲挽之,飄然已逝。兩人登榻,于飛甚樂。詰其家世,則含糊不以盡道。但曰:「郎如愛妾,當以指彈北壁,微呼曰:『壺盧子』,即至。三呼不應,可知不暇,勿更招也。」天曉,入北壁隙中而去。 次日,女來。封問愛卿。女曰:「被高公子招去侑酒,以故不得來。」因而翦燭共話。女每欲有所言,吻已啟而輒止;固詰之,終不肯言,欷歔而已。封強與作戲,四漏始去。自此二女頻來,笑聲常徹宵旦,因而城社悉聞。 典史某,亦浙之世族,嫡室以私僕被黜。繼娶顧氏,深相愛好;期月殀殂,心甚悼之。聞封有靈鬼,欲以問冥世之緣,遂跨馬造封。封初不肯承,某力求不已。封設筵與坐,諾為招鬼妓。日及曛,叩壁而呼,三聲未已,愛卿即入。舉頭見客,色變欲走。封以身橫阻之。某審視,大怒,投以巨椀,溘然而滅。封大驚,不解其故,方將致詰。俄暗室中一老嫗出,大罵曰:「貪鄙賊!壞我家錢樹子!三十貫索要償也!」以杖擊某,中顱。某抱首而哀曰:「此顧氏,我妻也。少年而殞,方切哀痛;不圖為鬼不貞。於姥乎何與?」嫗怒曰:「汝本浙江一無賴賊,買得條烏角帶,鼻骨倒豎矣!汝居官有何黑白?袖有三百錢,便而翁也!神怒人怨,死期已迫,汝父母代哀冥司,願以愛媳入青樓,代汝償貪債,不知耶?」言已又擊,某宛轉哀鳴。方驚詫無從救解,旋見梅女自房中出,張目吐舌,顏色變異,近以長簪刺其耳。封驚極,以身障客。女憤不已,封勸曰:「某即有罪,倘死於寓所,則咎在小生。請少存投鼠之忌。」女乃曳嫗曰:「暫假餘息,為我顧封郎也。」某張皇鼠竄而去。至署,患腦痛,中夜遂斃。 次夜,女出笑曰:「痛快!惡氣出矣!」問:「何仇怨?」女曰:「曩已言之:受賄誣姦,啣恨已久。每欲浼君,一為昭雪,自愧無纖毫之德,故將言而輒止。適聞紛拏,竊以伺聽,不意其仇人也。」封訝曰:「此即誣卿者耶?」曰:「彼典史於此,十有八年;妾冤歿十六寒暑矣。」問:「嫗為誰?」曰:「老娼也。」又問愛卿,曰:「臥病耳。」因囅然曰:「妾昔謂會合有期,今真不遠矣。君嘗愿破家相贖,猶記否?」封曰:「今日猶此心也。」女曰:「實告君:妾歿日,已投生延安展孝廉家。徒以大怨未伸,故遷延於是。請以新帛作鬼囊,俾妾得附君以往,就展氏求婚,計必允諧。」封慮勢分懸殊,恐將不遂。女曰:「但去無憂。」封從其言。女囑曰:「途中慎勿相喚;待合巹之夕,以囊挂新人首,急呼曰:『勿忘勿忘!』」封諾之。纔啟囊,女跳身已入。 攜至延安,訪之,果有展孝廉,生一女,貌極端好;但病癡,又常以舌出唇外,類犬喘日。年十六歲,無問名者。父母憂念成痗。封到門投刺,具通族閥。既退,託媒。展喜,贅封於家。女癡絕,不知為禮,使兩婢扶曳歸室。羣婢既去,女解衿露乳,對封憨笑。封覆囊呼之。女停眸審顧,似有疑思。封笑曰:「卿不識小生耶?」舉之囊而示之。女乃悟,急掩衿,喜共燕笑。詰旦,封入謁岳。展慰之曰:「癡女無知,既承青眷,君倘有意,家中慧婢不乏,僕不靳相贈。」封力辨其不癡。展疑之。無何,女至,舉止皆佳,因大驚異。女但掩口微笑。展細詰之,女進退而慚於言;封為略述梗概。展大喜,愛悅逾於平時。使子大成與婿同學,供給豐備。 年餘,大成漸厭薄之,因而郎舅不相能;廝僕亦刻疵其短。展惑於浸潤,禮稍懈。女覺之,謂封曰:「岳家不可久居;凡久居者,盡闒茸也。及今未大決裂,宜速歸。」封然之,告展。展欲留女,女不可。父兄盡怒,不給輿馬。女自出妝貲貰馬歸。後展招令歸寧,女固辭不往。後封舉孝廉,始通慶好。 異史氏曰:「官卑者愈貪,其常情然乎?三百誣姦,夜氣之牿亡盡矣。奪嘉耦,入青樓,卒用暴死。吁!可畏哉!」 康熙甲子,貝丘典史最貪詐,民咸怨之。忽其妻被狡者誘與偕亡。或代懸招狀云:「某官因自己不慎,走失夫人一名。身無餘物,止有紅綾七尺,包裹元寶一枚,翹邊細紋,並無闕壞。」亦風流之小報也。 黑青:好 接下來是不負責任翻譯 給三色坊的讀者看的 Haku:該不會連這個都要變成傳統了吧? 黑青:還有吐槽偽裝成異史氏的作者也會是傳統 【聊齋誌異】 第七卷 梅女 有一個書生叫封雲亭,他因為妻子病死,展開傷心之旅… 從太行流浪到浙江,結果在投宿的地方遇見鬼, 雖然嚇到仍對女鬼表示:「小姐妳有什麼冤屈我可以盡量幫忙,麻煩別嚇我。」 女鬼就說啦:「我的冤屈要砍人,你不行的啦~幫我砍屋樑就好了~」 封生就找屋主來問,居然把鬧鬼的房子出租給外地來的,有夠無良… 屋主說啦:「我也很無奈啊~十六年前,這裡原是梅家的宅院,有一天抓到小偷送官, 結果小偷給了三百塊賄賂典史,偷錢的反告梅家小姐偷人, 梅女一氣之下上吊掛了,之後梅家全家死光光,這宅院被我便宜買下來才知道鬧鬼, 反正你們這些書生最喜歡女鬼,沒差的啦~」 封生說醜女鬼沒用,要漂亮的女鬼啊!換掉梅女上吊用的屋樑才能讓她變漂亮啊~ 屋主表示反正啪啪一定沒我的份,要換你來換就好…,結果封生只好自掏腰包,幫忙換了屋樑… 之後,梅女漂漂亮亮的跑來答謝封生,聊天、下棋、翻花繩順帶馬殺雞玩了一整晚,就是不給幹。 有個美女在身邊摸摸蹭蹭了好幾天就是不能插,封生瀕臨爆發極限… 梅女只好說:「你別再纏著我說要啪啪啪了,這麼想插,這邊有個鬼妓叫愛卿, 很正奶很大,等我去找她來給你插到爽。」 隔天梅女還真找了個熟女來,讓她跟封生啪啪啪啪到天亮…(簡直就是拉皮條嘛~XD) 事後,愛卿還說:「郎君要是喜歡昨晚的服務,可以隨時Call我~如果連Call三聲沒回應,就是我沒空…不用再Call了~」 結果,因為晚上太吵,封生跟女鬼天天三匹的事傳出去了… 有個典史因為死了愛妾顧氏,聽到這事之後跑去也要加入玩四匹…呃……不… 是問問死去的愛妾情況怎樣… 看有沒有機會來個五匹…呃……是跟顧氏再續前緣… 封生一開始不肯,當然…原本好好的一王二后,另一個傢伙硬要加進來,是男人都不肯的嘛~ 但是受不了典史厚臉皮的一直盧,只好答應幫忙問問看,女生不想要就免談… 精彩的來了!封生Call了愛卿出來,愛卿一見典史臉色大變,典史更是一臉點屎! 典史看了愛卿大聲喊出:「幹!這是我老婆!」把酒碗砸向愛卿… 愛卿被碗打中之後喊出:「衰!被老公抓包!」然後化煙消失… 突然冒出個老婆婆大罵:「靠!賠我搖錢樹!」拿起拐杖痛打典史… 然後梅女出現凶惡地說:「操!仇人納命來!」用髮簪狂戳典史… 結果封生不明所以地說:「蛤?到底怎回事?」傻眼啦… 典史被扁成豬頭逃掉,當天就掛啦…,梅女表示:「超爽的。」 原來這個典史就是當年收了三百塊就誣告梅女通姦的傢伙, 而典史在陰間的父母知道他有死劫,就賄賂鬼差,把愛卿賣到陰間的妓院還債… 結果這些人居然這麼巧的全湊在一起了~ (要是在某HG評論空間,鐵定被標上"都合主義"的標籤…XD|||) 之後,梅女對封生說… 原來十六年前梅女就已經轉世了,只是大仇未報鬼魂才一直留下來… 那轉世在延安的展孝廉家,因為沒有魂魄所以一副癡呆貌,成天吊眼伸著舌頭… 這……不就是常駐"啊嘿顏"嗎…!? 當時能理解"啊嘿顏"這種魅力的人並不多,因此展女到現在都沒人要, 所以封生現在去提親的話正好可以吃~超爽的~ 梅女還給了封生一個錦囊,說把自己的魂魄裝在裡面讓封生帶過去,給展女重灌就OK了~ 到了延安,展孝廉聽到有人要娶自己女兒又驚又喜,總覺得是個癡呆,對封生不太好意思… 提出買一送一的方案,娶女兒送小妾,家裡的婢女排排站給封生挑一個, 封生怕梅女吃醋就推辭了,之後不知道為啥還有一段…就……恕刪…(爆) 總之…封生娶了展女,並幫展女重灌好梅女的驅動程式,兩個人一起啪啪啪啪到天明… 呃……不…是白頭偕老… 之後封生還考中舉人,可喜可賀…皆大歡喜……… …… …………愛卿呢? …………………………梅女:「她生病了。」 異史氏曰:這位典史為了三百元而誣陷別人通姦,所以妻子早死並在陰間當妓女, 典史最後因此而死,實在可怕啊~! Haku:....這次異史氏要說的重點是在 只收了三百元就害人 老婆死了當妓女還債 還是想玩女鬼而死很可怕? 黑青:管他 反正我想吐槽的是其他東西 我已經寫在書內了...=3= Haku:不管怎樣說...這次的封雲亭 真是我們目前為止所有男主角中 最爽的一個 = = 接下來就來看看試閱吧   之前說過 明朝是一個道德病態的朝代 不只在男人身上 同樣的問題也禁錮在女性身上 他們可以因一句男女授受不親 去爭辯嫂嫂掉進水裡要不要救她 傳聞中的大清官海瑞 還曾因自己年幼的女兒收了家中老長工的一個餅 就要她活活餓死 梅女一家就是在這種時代的一個犧牲品 PS:此乃因故事劇情需要 此畫面請各位讀者千萬不要模仿     想不開前 想想朋友 想想家人   想想幫你清的人(因為上吊之後 體內所有的東西都會流出來 嗯..你懂的) 自殺防治網 http://www.jtf.org.tw/suicide_prevention/ 男主角封雲亭 三色坊成軍以來堪稱最爽男角第一名(因為很重要 所以要說兩次) 能這樣子豪爽說換樑就換樑 老婆死了還可以傷心旅行 家裡肯定有點錢 女主角頭湯喝兩回 3匹還是女主角湊合的 真是羨死人耶(咦? 主角的好友 內定名稱叫姬好雄(知道這梗的 一定都有點年紀) 基本上就是戀愛遊戲中 一開始就會跑來找主人公聊天 然後成為最不起眼的最大助力 要情報有情報 要協助事件有協助事件 必要時 連親妹妹都可以推下海 聽說最近也有一個叫這樣子的人 叫友田? 封雲亭 姑且先不論他那活像武俠小說裡跑出來的名字 就我們在文中所認識的他 隨便幫人換樑 動不動就可以為人傾家蕩產 可以理解他是個家裡有點錢卻不會管理的公子哥 我們進而將他設定成 個性重感情 也容易依賴別人 喜歡年紀大能夠照顧自己的女性 (附帶一提 我們設定他的亡妻是童養媳) 與其說風流多情 不如說他是有"女性在哭的時候 把她抱緊在懷裡才是禮貌"這種想法的人 Haku:梅女 其實本來預定書名都用女主角的名字 黑青:那這篇應該叫小梅 但是發現聊齋有另一篇小梅.... Haku:然後從頭到尾 女主角都沒有名字...只有出現姓氏 連轉生之後都沒有... 黑青:浦松齡你偷懶啊阿啊啊!!!!!! 不過... 黑青:第二女主角 顧愛卿 就有全名了...=w= Haku:而且前面幾乎都是在跟愛卿搞... 黑青:那書名可以叫鬼妓 顧愛卿嗎=w= Haku:就算她充滿作者滿滿的愛也不可以 = = 黑青:哼哼 她可是我目前為止畫過最大的豪乳呢=3= Haku:而且是刻最多的.... 作者有愛的好處就是 會多好幾張圖 還會多刻背景給她...   這本的故事比較甜 主要著重在劇情跟演出 希望讀者們會喜歡 團圓的結局 如果覺得太閃眼睛不舒服 請佩戴墨鏡或請洽眼科醫生 最後關於刊物情報 這次因為頁數的關係 所以一次畫了兩本 上冊封面 下冊封面 兩本都是32P 另外再加贈 特典牛皮紙袋 兩本加一個紙袋 一共300元 新年作戰將全數參戰 CWT30 第一天 R17 R18 (1/28) 第二天 R17 R18 (1/29) FF19 第一天:R27 R28 (2/04) 第二天:K26 (2/05) WS17 第一天 A06 (2/11) 我們將在攤位上 恭候各位大駕光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